當前位置:瀟湘首頁>現言>戀愛絕緣專家

第十八章 土味情話

書名:戀愛絕緣專家|作者:癡似相公者|發布:2020-03-26 11:26:15| 更新:2020-03-26 11:26:16 | 字數:2917字

  那是她們兩還在讀女子學校的一件事。

  兩人出國的早,又都是老鄉,自然狼狽為奸沆瀣一氣,不。

  是互幫互助。

  李澤慧身為在私立學校還是首富的有錢人,楊生楚身為‘老子不管你怎么想,老子就是很牛逼’的代表人物,初次見面彼此就情投意合。雖然女校這兩個字聽起來就很和某些勾心斗角直接掛鉤。

  但楊生楚以自己在女校度過四年的經歷發誓,請大家千萬不要相信。

  剛開學的時候,楊生楚是抗拒的,作為一名天秤座的資深顏狗,她覺得在女校等于見不到好看男孩等于要死了等于她真的半條命就沒了,所以她十分煩躁。再加上跟大家混熟了以后發現身邊的漂亮姐姐漂亮妹妹都好像有男朋友,她就覺得更崩潰了。

  媽的!失策了!我怎么就不會進女校前找個溫文爾雅的美麗男孩!

  其實女校的日常跟平常的所有學校都差不多,上課,上完課休息,休完繼續上課,然后下午三點就放學了,回家補覺,作業剛開始非常少,as the time pass by,越來越多。今天交個assessment,明天做個presentation,時間就很快過去了。

  好像根本沒有時間想男人。

  然而,都是女生,總有些讓人心煩的‘渣女’,雖然這個詞楊生楚一直有生理性厭惡,但真的有人拿這種無聊的稱號當作榮耀,比如沈博。

  沈博正如之前楊生楚的回憶的那般,是個很喜歡沾花惹草的女孩,沈博長得確實算不上如花似玉,但也有幾分姿色,所以每天跟這個叫哥哥,那個叫老公,也不是不可理喻。每天放學,大概隔幾周就會有個不同的男孩在門口等她,穿著留學生標配的某些帶著巨大logo的奢侈品,嘴角揚起看似酷酷拽拽,實則活像是面部抽筋的邪魅微笑。

  以至于有段時間,楊生楚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點恐男,沈博,你真的害人不淺。

  沈博其實真論起心機或者壞,那肯定也是談不上的,但總有些虛榮的小心思,比如今天顯擺某某男生為了追求自己給買了個名牌包,明天某某哥哥暗示意味的送了個pandora的戒指。弄得每次被沈博追著炫耀的對象都摸不著頭腦,但表面和諧真的很重要,所以造成了如下的對話:

  “哎呀,我都說了叫Ethan不要送我這么貴的東西!結果他非要把我帶到商場all in!”

  被炫耀的對象:“哇,那他對你真的好好。”

  “其實這個牌子的包我之前就買過好多個了啦…不過他的一片心意,誒,有沒有男人送你啊?沒有的話你不是很可憐。”

  “呃,還好吧,我能自己買…”

  “哎呀,意義不同的呀。”

  對方就一般會保持微笑,內心罵娘。

  李澤慧剛入學校非常大方,不過和劉英照的無條件善良不太相同,她的大方比較建立于自己認為關系很好的人身上,比如楊生楚,但刻薄也非常明顯,比如針對沈博。

  某次楊生楚和李澤慧在外頭吃烤肉,是自助的,因為楊生楚堅定的認為自助烤肉很適合李澤慧,完全能吃回本,李澤慧也向來不負‘楚’望,讓楊生楚得拼命跟老板解釋:“我們不是來砸場子的”,那一天,沈博不知道抽了什么筋,非要來挑釁李澤慧。

  說是挑釁,還是顯擺。

  “小慧~你知道x牌的包怎么保養嗎~我剛剛用新做的指甲不小心劃到了一個劃痕!我好難受~”

  李澤慧覺得面前的烤肉索然無味。

  小慧正打算面無表情的‘我一般弄壞了就直接扔’,對方就發來了一張圖片,是她的閃亮新指甲與包包的合照,與此同時還貼心的加了濾鏡,整張照片簡直比她手指上的那顆水鉆還要閃。

  李澤慧咬咬牙,看向對面揣測著要不要再要一份辣椒粉的楊生楚:“沈博給我發消息了,幫我。”

  “你的表情看上去是她熱切的叫了你老公。”

  “沒什么區別。”

  楊生楚目瞪口呆:“她發錯人了吧。”

  “你自己看。”李澤慧顫抖著把手機遞給楊生楚,看完之后楊生楚的臉上露出了和李澤慧如出一轍的表情。

  “怎么回啊?”李澤慧虛心討教。

  “你就說‘我不太清楚,你新做的指甲很好看。’”楊生楚救人于水火之中,“這樣比較禮貌,免得她罵你裝逼。”

  李澤慧撇撇嘴,十分不耐心的發出這段友善的話。

  沈博回得很快:“啊~可我好害怕我男朋友生氣~畢竟這是我和他在一起他第一次送我包包。”

  李澤慧突然好奇起來她還要放什么屁。

  沈博發來了一個錄屏,點開前,李澤慧熱切分享給楊生楚一起看。

  大概畫面是沈博與一位男孩的對話,從始至終男孩都在說一些讓人渾身發麻的土味情話,沈博則一直以‘嗯嗯!’‘哎呀你嘴巴好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之類的語言在敷衍。

  其實如果只是這樣,楊生楚和李澤慧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可怕性,匆匆看了幾眼那個男孩的土味情話就開始覺得無聊,還是埋頭苦吃比較好。

  直到他們兩吃完烤肉去結賬時,才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老板是個溫柔可親的中國人,移民了很多年了,對楊生楚和李澤慧(主要是李澤慧)非常有印象。

  “又來啦?今天吃的這么沒有上次多?”

  李澤慧脫口而出:“因為一直在想你,都吃不下飯了。”

  楊生楚‘咯噔’一下,往向李澤慧的表情滿是不可思議,李澤慧明顯也是,她簡直不敢相信這么油膩的話居然這樣直接的從她的嘴里表達出來。

  老板笑了笑:“你嘴巴好甜。”

  “沒有你這個人甜。”楊生楚第一反應就直接說了出口。

  我操。

  兩人拳頭硬了,想往對方臉上招呼一下叫對方放正常點,又覺得剛剛脫口而出的那些話頗有些熟悉…

  在老板看流氓的眼光下,兩人來不及細想先逃之夭夭。

  “我想起來了!媽的這些話不是剛剛沈博發的那些嗎?”楊生楚記憶回籠,“就是她那個什么新男朋友給她發的話!”

  “我們怎么會記下來啊!”李澤慧也想起來了,表情滿是絕望,“我暈,這女的真的有毒吧!”

  楊生楚下定決心穩了穩神:“沒事,我相信咱兩不會被影響太多,抽根煙怎么樣?”

  “行。”李澤慧也覺得可能只是暫時的,“去哪里?”

  “你的心里,但我怕熏到你,這樣我的心會疼。”楊生楚說完之后,還沒意識到發生什么,這些話就宛如一個圖騰,緊緊的印在看了安博與她男友對話的人身上。

  在大概兩周之后,兩位土味患者才恢復正常。

  這是一個悲傷而又難忘的故事,兩人很多年都在竭盡全力不要想起這件事,畢竟太恐怖了,于是當今天兩人聊到土味情話,長長的電話線兩頭,是長長的沉默。

  “沒事,咱們正常點…”李澤慧勇敢站出來打破了僵局,“你等會兒就直接問那個帥哥有沒有女朋友,正常人都知道目的是什么。”

  “太直接了吧,我還沒準備好呢。”楊生楚干咳一聲,畢竟在火鍋店想起沈博是很讓人煩躁的事情。

  “喜歡一個人有什么要準備的?”李澤慧開始恨鐵不成鋼,循循善誘,“你看我們人生苦短,應該及時行樂。你覺得他長得好看,有禮貌,有教養,很吸引你,那你就明明白白的發出信號。你不能隨時隨地端著一副陌生人的姿態,還指望別人可以追求你,這樣是錯誤的,你看你就是被小學影響的太深,你小學暗暗喜歡他六年,所以你看到他就情不自禁的會泛起那種自卑仰慕的情緒,但你現在早就和小學不一樣了,你經歷的肯定比同年人要多得多,你應該自信點。”

  “你話好多。”楊生楚其實一直在認真聽,順便在調料臺上尋找蒜泥。

  “楊生楚你不能逃避。”李澤慧認真嚴肅起來,“你剛剛跟他表白都已經有了那種旖旎的氣氛了,要趁勝追擊。”

  “沒必要吧,我們才重逢三天,緣分使然,但我們昨天不就聊過了嗎,我和他以后的生活很可能是平行線,既然彼此無法保證擁有長期的時間可以了解對方,那為什么要答應?只是為了一點點欲望嗎?那是不對的。”

  電話那頭沒了聲音,楊生楚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說。

  可能還是小學那個羞澀的女孩子留在自己的印象太深了,牢牢的刻在了自己的命運里。無論之后事情怎樣發展,都不能回避和忘卻的存在。

  如茨威格的那部小說里說的,孩子暗地里悄悄所懷的感情,是一段不抱希望,低聲下氣的情感。

  ------題外話------

  茨威格的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蠻好看的

打賞
神奇推薦位
  • 農女福妃別太甜

    橙子澄澄 / 著

    杏花村出了個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氣無邊樂哈哈。強勢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們...

  • 覆手繁華

    云霓 / 著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當她重新睜開眼睛,看到了這...

  • 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靈 / 著

    曾有記者舉著話筒追問C市首富藺先生:“您在商界成就無數,時至今日,若論最感欣慰的,是...

  • 病嬌毒妃狠絕色

    風雨歸來兮 / 著

    (新文《重生后我抱上了夫君的金大腿》求收)別人重生,是為了復仇。葉渺重生,卻是為了生...

關閉
紅包規則
1.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
2.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收藏紅包、訂閱紅包、月票紅包。
3. 收藏紅包:收藏過該作品后,才能搶紅包,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4. 訂閱紅包:在訂閱紅包開啟時(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訂閱(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該作品才能搶紅包,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5. 月票紅包: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投1張月票可搶1次,投2張月票可搶2次,以此類推,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個人中心】-【我的錢包】-【獎勵記錄】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