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瀟湘首頁>古言>迎蘭而上

第二十二章 出府

書名:迎蘭而上|作者:文小玉|發布:2020-03-26 11:10:29| 更新:2020-04-02 15:39:01 | 字數:2239字

  月光下移動的身影,速度極快。驚嚇到了男子懷里的姑娘。蘭花雙手圈住了四郎精壯的腰,臉埋在他的懷里,鼻尖傳來淡淡的桂花香。

  她不知道這個香味是風兒帶過來的,還是四郎身上本來就有,突然間便覺著自己臉有些發燙,微微紅了起來。

  自打她有記憶以來,便不曾與那個男子有過這般親密的接觸。蘭花抬眼瞧著四郎精致的下巴,還有那面具下笑著的薄唇。

  她發現男子總是這般淡淡的笑著,不管什么時候嘴角總是勾著的。

  看著前行的方向,已經與自己的院子拉開了好些距離了。

  她是個不識路的,當然也分不清方向。從安靜的街道往后一路走來,慢慢熱鬧起來,她從四郎懷里伸出頭瞧著腳下繁華的鬧市,眼里滿是稀奇。

  半炷香后,四郎帶著她從一扇窗跳了進去。待人站定后,四郎吩咐道:“我一會回來”。

  四郎出門后,蘭花開始不安的拿眼四處打量著。一張粉色紗幔包裹著的雕花木床,床下有一個紅色木制腳踏跟床是配套的。

  床左邊靠窗戶的位置是一個梳妝柜,柜子上面擺放著少許首飾以及一把梳子。右邊不遠的地方放置了一個小屏風,透過屏風可瞧見一個半人高的浴桶。

  她這才知道原來屏風的用處有很多。正對著床的位置有一個圓形的桌子,桌子上面放了花瓶,瓶子里插著干花,花瓶旁邊有平日里放置的糕點跟水杯。

  再往外又是一個屏風,屏風上面畫著牡丹花,里花朵不遠的地方還有幾只蝴蝶圍著花朵轉悠。蘭花提鼻子聞了聞,有一股脂粉味。

  她順著男子離開的方向邁步出了屏風。屏風外靠窗戶的位置放置了一個貴妃椅,椅子旁邊是一個小方桌。桌上有一株蘭花,正開著明黃色的花朵。

  還沒等蘭花把整個屋子都瞧遍,就聽見門外傳來的腳步聲。

  “咯吱!”一聲,木本被推了開來,隨著屋門的開啟,屋外男女嬉鬧的聲音進入蘭花耳朵里。蘭花拽著衣袖的手心滿是汗水,她是真的有些不安。

  四郎推門進來,臉上仍帶著那張銀色的面具。蘭花瞧見來人,心里稍稍安了些。再瞧見四郎身后的婦人時,一個心又再次揪了起來。

  眼瞧婦人三十歲上下,頭上戴著一朵紅色絹花,笑盈盈的走了過來,繞著蘭花瞧了起來。

  四郎像是看出了她有些不自在一般,伸出手牽起了蘭花的手。傾身向前在蘭花的耳畔溫柔的說:“別怕,有我在。”

  蘭花偏頭看向四郎,牽強的笑了笑。

  “媽媽,可巧好了?”

  “奴家已經瞧好了,這就招呼人拿東西過來給姑娘打扮。”花娘規矩的回到,隨后便出了房間。

  “可是害怕了?”四郎溫柔的問到,蘭花聽他講話的次數并不多,這般溫柔的語調也是第一次聽見,到也讓她有幾分不好意思起來。

  “沒···沒有。”蘭花結巴的說著。她是有些不安,因為她好像知道這是什么地方。男女嬉鬧聲,歌舞聲,水紅色的帳子這些一一都在告訴她,這個地方就是女子賣皮相的地方。

  四郎笑了笑,還未來得及開口,房門便在一次被推開了。

  幾個打扮精致的姑娘率先走了進來,隨后是兩個小廝打扮的男子拿著托盤進來,放下托盤后人也跟著都撤了。

  蘭花被幾個姑娘推推嚷嚷帶到了屏風內,牽著四郎的手不愿松開。她看著面具下的男子不安的問道:“你會把我賣了么?”

  四郎“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低下頭,下巴抵在她的肩上柔聲到:“放心,你不值錢,我就在外面等你,害怕就叫我。”

  聽到四郎這般說,蘭花才覺著自己不該說這話,很不好意思的轉身就往里走。

  姑娘們安排她坐了下來,之后便開始有人給她撲了粉,有人給她畫了眉,折騰了好一會才結束。待換好衣衫后,一個粉色衣衫的姑娘拿了銅鏡過來。

  看著銅鏡里面的自己,蘭花愣愣的有些發神,她很少裝扮自己,也很少照鏡子。她在銅鏡前徘徊,里面有些拉扯的人影跟著她晃動起來。

  烏黑如絲綢般的長發灑在腰間,隨著身體移動頭上金步搖發出清脆的聲響。眉不描而黛,唇不染而赤。

  水紅漸變色的羅裙著身,紅色的絲帶腰間一系,頓顯那裊娜身段。顯然是她這幾個日溫養的好,長了不少肉,平坦的胸部也開始了發育。

  她的手緊緊拽著羅裙,不安的往外室方向看去。

  “你在么?”急切的嬌柔聲音響起。旁邊的姑娘們聽到這聲叫喚,都樂著在一旁打趣。她聽不見別人的聲音,只專注的盯著屏風,側耳傾聽著室外傳來的聲音。

  “嗯!在的。”男子的聲音低沉魅惑,像是鎮定劑一般,瞬間提起的心臟,被輕輕落了下去。

  腳步聲漸近,一個二十二歲上下的男子站立于屏風處打量著她,眼里有些驚艷。蘭花看著來人愣住了,像是在哪里見過一般,眼眶里不知為何積攢了不少水霧。

  黑色的長袍上,金色暗紋隨著主人的動作擺動,像流水一般。男子長發用金色絲帶束于腦后,皮膚在黑色衣衫的襯托下更顯白皙。

  五官俊朗,眉宇間透著威嚴的霸氣。勾起嘴角,似是在對著她笑一般。姑娘們瞧見四郎,紛紛紅了臉龐,癡癡的盯著看。

  男子走了過來,驅散了看熱鬧的姑娘們,這才轉頭看向模樣異常的蘭花。

  “這是怎么了?可是我下找你了?”四朗伸手摸了摸臉,有些疑惑。他覺著自己應該長得還算不錯,怎么還哭上了呢?

  四郎彎了身子,向蘭花靠近。屬于男子特有的氣息將她包裹了起來。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男子的氣息打在她的臉上柔柔的,癢癢的。

  “沒事,風吹的。”蘭花也不明白為什么會哭,抬手隨意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對著四郎笑了起來。

  “四郎,叫我四郎便可。”四郎看著眼前笑得燦爛的姑娘,介紹到。

  “白蘭花,叫我蘭花,蘭兒都可以。”蘭花也學著四郎那般介紹了自己。她想他們這次才算得上真正的認識了吧!

  蘭花笑著把小手放進了四郎伸出來的大手,然后仰起頭對著男子甜甜的笑著回道:“你真好看!”

  真的很好看,這個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了。

  四郎笑著打趣到:“你也別安慰我,也不知道剛剛是誰瞧見我這般尊容嚇哭了。”

  “呵呵!”蘭花尷尬的笑了笑,并不知道要怎么解釋,就連她自己也不清楚為什么會覺著見過,激動的哭了起來。

打賞
神奇推薦位
  • 藺先生一往情深

    Alice慕靈 / 著

    曾有記者舉著話筒追問C市首富藺先生:“您在商界成就無數,時至今日,若論最感欣慰的,是...

  • 覆手繁華

    云霓 / 著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當她重新睜開眼睛,看到了這...

  • 掌歡

    冬天的柳葉 / 著

    駱三姑娘仗著其父權傾朝野,恃強凌弱、聲名狼藉,沒事就領著一群狗奴才上街招惹良家美少年...

  • 農女福妃別太甜

    橙子澄澄 / 著

    杏花村出了個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氣無邊樂哈哈。強勢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們...

關閉
紅包規則
1.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
2.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收藏紅包、訂閱紅包、月票紅包。
3. 收藏紅包:收藏過該作品后,才能搶紅包,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4. 訂閱紅包:在訂閱紅包開啟時(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訂閱(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該作品才能搶紅包,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5. 月票紅包: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投1張月票可搶1次,投2張月票可搶2次,以此類推,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個人中心】-【我的錢包】-【獎勵記錄】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
10bet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